當前位置:首頁
> 中國葛洲壩集團有限公司 >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視力保護:
【記者走基層】項目總工和他的一萬張圖紙
來源:直屬機關 記者 肖華 通訊員 石利平 日期:2019-05-08 字號:[ ]
人物檔案

劉雄,47歲,教授級高級工程師,五公司副總工程師、瀘州六橋項目部總工程師

2010年,獲集團公司十大杰出青年

2011年,獲集團公司科技進步特等獎、一等獎

  5月5日,四川瀘州長江六橋主橋鋼棧橋現場,混凝土罐車緩緩倒向3號主墩所在位置,第一車混凝土封底澆筑成功完成。在接下來的連續30個小時不間斷施工后,累積200車,共3000立方米混凝土向江底澆筑下去。

  待封底混凝土達到設計強度后,將把主墩鋼圍堰和江水徹底隔開,并抽出鋼圍堰中的江水,形成“干”施工條件。

  站在不遠處的瀘州長江六橋項目部總工程師劉雄松了口氣,主墩最難、最重要的關鍵轉折節點終于順利完成,該項目將從水下隱蔽工程施工轉換為“干”處可視施工。多少個熬夜繪圖紙的日子在他腦海中一一“回放”。

  “作為長江上游施工難度最大的橋梁,瀘州長江六橋是一座集橋梁大成技術的科技大橋,為了攻克大橋施工所面臨的技術難題,三年多來,我一共繪制了超過10000張圖紙。”劉雄指著他電腦上的圖紙文件夾說。他的辦公桌上,堆滿了橋梁的專業書籍和國內橋梁的案例資料。

  參加工作23年來,劉雄一直專注于他所鐘愛的路橋技術研究工作,先后在滬蓉西雙河口特大橋、四川漢源橋、湖北至喜長江大橋以及五公司路橋研究所等負責技術工作,從一名普通的技術員成長為五公司路橋領域的重要科技專家,目前已被評為中國施工企業管理協會第四批科技專家。

  “我在大學時就對結構比較感興趣,參加工作后,以路橋業務為主的五公司剛好給我提供了一個平臺,讓我能夠將理論與實際結合起來,不斷豐富自己的實戰經驗。瀘州長江六橋對于我來說,也是實戰中遇到的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劉雄說。

  為了完成這個挑戰,劉雄結合23年來的經驗,發揮自己擅長設計的優勢,平均每天繪制出9張圖紙,以這些圖紙為基礎,一步步攻克技術及施工難題。

  最大的難題就是主墩鋼圍堰的施工。由于長江上游水流湍急,河床地形復雜,4號主墩所在河床傾斜度大,分布著一層約9米厚的大型卵石層,在水流的沖擊下,像高低起伏的山峰群一樣。4號主墩鋼圍堰如何能夠精確“咬合”江底的河床?一個多月來,劉雄被這個問題所困擾著。

  “能不能讓鋼圍堰底部像長‘牙齒’一樣,這樣不就剛好‘咬’住起伏的河床了。”一天早上,劉雄刷牙時突然蹦出一個“奇思妙想”。回到辦公室后,他把鋼圍堰底部設計成了傾斜的鋸齒狀,解決了無法精確吻合江底的問題。

  但對于一個熱愛橋梁及結構方面的技術工作者來說,劉雄還有更多的想法,他要將4號主墩鋼圍堰打造成一個科技與藝術結合的“工藝品”,一張張圖紙從他的腦海中跳出來。

  “從高空看上去,4號主墩鋼圍堰就像一個外圓內方的古代銅錢,科技美、幾何美、古典美一一展現,就像一個藝術品。”瀘州長江六橋項目負責人嚴澤洪說。

  “我覺得鉆研這些施工技術對于我來說不僅僅是工作,也是一種享受,畫10000張圖紙就是一件快樂的事情。而當我看到自己攻克的技術難題能夠為中國橋梁行業解決同類型難題提供參考和借鑒時,我感到非常的驕傲和自豪。”劉雄說。

打印】 【關閉
上一篇:
下一篇:

   
彩票吉林11选5查询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